2024年02月28日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> 文化 > 伏牛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盧城漫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□劉振華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 發布日期:2024-01-24   打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秦嶺余脈,伏牛、崤山環抱。在豫西小城盧氏生活久了,自有一份寧靜與深邃,讓人隨遇而產生記憶。因隨意,故名漫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坦蕩的北山清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驟雨清秋,亂葉飄零。心折骨驚,想起昨宵晏起風滿堂,便憶起北山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北山讓我懷念的不是青舍炊煙,不是山壟歸人,不是蔥蒜爆出的寧靜流淌的余味,而是長天空碧萬木齊時腳踩葉子落在心頭的脆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十幾年前在我入城的第一個秋天里,當我踩在一片落葉上,綿軟的觸感帶來的失落過后,竟是對北山葉落強烈的想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城的秋天,天高及往常的十倍,偌大的空間被罩在下面,似乎也變得典雅;亮麗的云彩,綿綿的秋雨,還有……落不凈的枝頭和綿軟的落葉,在他鄉之客的耳目所觸里牽記起北山的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北山的秋天,雨是打在身上的,一滴就是一滴,不漣不溺,讓人不愿撐傘,干脆淋個徹底;北山的秋天,金葉鋪地,也灑在天上,清風一曳就蕭蕭而下,落在身上是清脆的響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與年漸老,每想起北山葉落,心中便生出坦蕩蕩的感覺。葉落北山,既不見受摧于老雨凄風,也不受踏于眾腳之下,不知不覺就葉落歸根,覆于曠野,無聲無息?梢择v顏色,保令終,豈不是隱者之風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未老莫還鄉,還鄉須斷腸。”此時潺潺雨柱好似擎起一棵北山之木,讓我在寒潮的城里還能記起颯颯的脆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寧靜的白露時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走在秋風穿懷的城區,檐屋毗連的街市人煙相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某劇的尾曲從小窗傳出;某家的頑狗亢聲長吠;稚嫩的童音時續入耳……尋常生活就這樣冒著生氣滋滋然鋪展于眼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之林立幢幢,我更喜歡這些瑣碎的與時間消解長融的人家。在這里,一切仿佛慢了下來,四季也眉朗目清了許多。幾蔥攀藤,幾樹茂華,上有明天,下有路人喧喧,有隨簡而陋的小店……所有的物什都在時光的浸潤里不疾不徐,在煙火的迭疊里細細反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時之境仿佛生之微末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此時的生活也與午后的木葉同溫。此時,也是自我的另一種支撐——于煙火處點燃另一處煙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生活愈久,生活的井田愈深,始知“清簡”二字的可貴。特別是對清簡的孜孜以求之后,體會尤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前些日子,尤喜林風眠的秋景作文字配圖。他一生愛畫秋鷺葦墉,在清寂的天地里,宛如一只縹緲的孤鴻。我仰止的,并不止是他歷盡苦難后所積聚的蒼涼特立的風格,而是瀝血而生為一捧悲天憫人的悠遠情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在秋天的街市煙火里看他,在僅存的吉光片羽里看他,隔著迢迢的時空卻似曾相識——看他的濃郁與金黃,看他的凋零與重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什么樣的內心才能抵住孤獨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太多時候,人都是如雪圍孤舟般無援的。之所以與風眠惺惺相惜,大概是即使我們嘗盡人世傾軋,示人的卻是美好與暖色的體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命運常給我們以鞭痕,我們卻在其中學習蘊蓄堅忍的柔軟,也在其中懂得人生遍布來往路,卻時有四顧無相親的浩大無垠的清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總認為生活賦予人的最大的恩慈便是奉上自由,如果不能擁有自由,那么能在安靜欣賞那一枝風中的蘆葦中,或者在暮色濃釅的街頭仰望點點星芒中,奉上自己的自由來體會生活的恩慈也是幸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如此時,此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萬物一物,一物萬物。人生的經年播遷,或日光照耀,或星云黯然,俗世難以無瑕,我們該自我深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秋遠冬至,素月分輝,紅葉共影。明日隔山月,世事兩茫茫。在穿懷的秋風里,擎一支深燭,在萬家煙火中牢牢站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澄明的洛水新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夜行莘城新橋,燈滿寒川水拍天。水面彈跳著燈光,似碎鉆,極璀璨。人少,路面如手卷,中國結懸在樹與勾欄,疏枝徊岸,遮不住光彩。橋面亦一路掛著燈,一路潑灑雪屑霓影,光斑簇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時,我一人,一水,一遠景交錯。走在世人走的路上,看夜色四面而來,嘆時光蒼涼興盛,慨時間加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契合心意最是難得。此夜,在回眸橋下那一片水的時候,一切感覺都對了。是的,它在那里靜靜地守候,我亦不慌不忙地前來。不再欲言又止,不再怯怯試問,輕輕掬一把水,又散落,看水珠淹沒于天光,又流深了歲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人走,此刻并不傷感,內心卻澄明穩定,像是螞蟻推著的一顆露珠,穩穩的孤幽,質比金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遇見一對父女,在岸畔的石欄邊上放煙花。與萬千重霓虹比,這煙花遜色不少;與洌涼如水的天比,這煙花卻極柔情。煙花勻勻分出夜色,霎為明亮。我駐足片刻,燈在煙花里迷失,我在紅塵里相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燈繡莘城,光織洛水,煙火紅塵,這是我對新橋的又一次回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時該回家去了,于可親燈火下,深飲一壺溫暖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 編輯:tln 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国产在线一区二区三区_亚洲熟女精品久久免费视频_国产AV无码专区_一本大道无码在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