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4年03月04日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> 文化 > 伏牛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塬上的雪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□李健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 發布日期:2024-02-07   打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年在即,雪花飄飄,我又想起豫西塬上的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塬上的雪有著與自己體量不符的飄降。她是分散的、小巧的、輕盈的、柔軟的,仿佛白天鵝輕輕扇動著翅膀,從高空用一個輕巧的滑翔悠然飄落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樣的雪,不僅在黃河岸邊悠閑飄蕩,也出現在塬上地坑院,凝結成崤函兒女最快樂的記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飄雪的日子不乏浪漫?傆谐呻p結對的小情侶,在飄雪的日子漫步于塬上銀色的世界,來一場無拘無束的恩愛秀,忘卻塵世的煩惱和喧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地間飛雪漫舞,潔白的“六角花”越來越密,花朵越飄越大,仿佛月宮里的吳剛竊笑著搖落玉樹瓊花。浪漫的男孩伸手去接空中的雪瓣,卻因為暖暖的愛意,還沒將“雪玫瑰”送給心上人,轉眼雪就在手心融化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飄雪的日子,塬上有時會出現“太陽雪”的奇觀。天空掛著太陽,一片云朵就能招來一陣飄雪,飛舞的白雪映襯著金燦燦的陽光,宛如天上的白蝴蝶閃著春光,不經意間把吉祥送到人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地坑院的雪,曾是塬上人對冬日的期盼,天雖很冷,風雖很大,但人們不覺得寒冷,臉上綻放著燦爛的笑容。塬上人踩著落雪,留下的腳印深深淺淺,深的是塬上故事,淺的是煙火歲月。不怕冷的娃娃喊著“下雪了,下雪了!”在塬上蹦蹦跳跳,聲音充斥著地坑院的每一個角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雪落一夜,翌日,推開房門,地上鋪了一層厚厚的潔白。塬上白雪如棉,樹上晾掛羽衣。遠望,曠野蒼茫,起起伏伏的田間,像聚集了一窩又一窩毛茸茸、白生生的小懶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太陽出來了,孩子們開始吵吵鬧鬧地堆雪人、打雪仗。地坑院邊緣的積雪開始融化,滴滴答答連珠帶串的“天泉”往下落,一棵失重的棗樹抖了一下弓樣的身子,一枚枚雪球不斷滾落,呼呼啦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漫步空曠的塬上,凝神細思,這奇妙的大千世界,沒有一種花能如雪般輕盈、潔白,也沒有哪一種顏色,能像雪一樣將萬里河山裝扮得如此妖嬈。雪是冬日地坑院的靈魂,用純潔在塬上舞動著優雅的身段,彈奏著醉人的樂章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 編輯:tln 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国产在线一区二区三区_亚洲熟女精品久久免费视频_国产AV无码专区_一本大道无码在线